2013年8月27日

雖然,雖然。

他們總是說:「往你的夢想前進吧,不要回頭。」但你怎麼可能不回頭?怎麼忍心不回頭?回頭的時候,你又怎麼能忽略他們的眼淚?

準備出國的當晚,周遭的一切如同之前每天那樣的運行。可是今晚,我不會等到爸下班後,因為我手邊工作忙碌,而心不甘情不願地陪他們吃水果,我也不會睡在我習慣的沙發上,暗自希望媽不要硬是逼著我洗過澡去床上躺。當我起身從電腦桌旁望向窗外,爸爸的診所候診室已經沒有病人了,每每,我用這個再熟悉不過的畫面,揣測爸還要多久休診,現在,在它白晃晃的日光燈熄滅前,我人還沒離開,卻早已開始想念。

道別是短短的一句話,思念是長長的一條巷。如同一年前的八月底,在捷運民權西路站和皇甫,最重的分離始於最尋常的一刻。第二次,這樣的成長寓言在我身上發酵。忙碌地吃過晚餐,沖過澡,闔起行李箱,壓下電燈開關,我知道,這就是某一種生活模式的幕落了,但我無法置信,然後,因為無法置信而麻痺。我除了感到怪異之外,什麼情緒都感受不到。

轉瞬間,我已經在飛機上,飛機已經在白令海上,皇甫在我的右邊昏睡,未知攤在我的前面。我身後拉起橫越太平洋的飛機雲,之前身著迷彩在地上望著是多麼思念,現在乘著它遠離一切,原來是多麼,多麼的不安啊!




標籤:

張貼者:曾紀為於      0 個意見
先前的文章
封存